雪山之凌

【杰克x黑珍珠】永远的船长

第一次见到他是很久之前了,那时黑珍珠第一次睁开眼,就看见了呆在甲板上一众海盗,和杰克船长。

他一身酒气,褐色的头发凌乱的散在肩上,衣服邋遢的和别的海盗没什么两样。他随意地坐着,手边放着一瓶朗姆酒,望着远处的海平线。但是他的眼睛那么亮,那么璀璨,就像装着星辰大海。

后来黑珍珠偶然听到了一个词语——从那些贵族小姐那儿——一见钟情。

就这样,黑珍珠看着他们烧杀掠抢,看着他们沉醉在妓女的怀抱——或是别的——中。时间久了,她就记下了每一个人的名字。但是那个人,杰克·斯帕罗,她常常呆望着他。

她看着他高举着剑笑着号令海盗们冲杀;拿出罗盘驶向它指的的方向;看着别人数钱时灌下一口朗姆酒;抱着不同的女人走向不同的方向……

不可否认的是,黑珍珠真的很在意他,而那种在意正在慢慢发酵。

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,杰克·斯帕罗手下的大副,巴博萨反叛了。

黑珍珠坐在船头上,望着那个男人越来越远的身影,她摸了摸眼角,

啊,好像哭了。

后来黑珍珠跟着巴博萨继续干海盗的勾当,却会时不时的想起杰克·斯帕罗,但每一次想起心都会很疼。她不知道为什么。

又过了一段时间,黑珍珠看着他们受到诅咒,只有一个人逃脱了。那群受到诅咒的海盗开始发了疯一般寻找特纳,再后来的事她记不太清了,但是那一幕她永不会忘记。

她又一次看到了杰克·斯帕罗。

那一刻黑珍珠笑了出来,可是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下来。

就这样杰克·斯帕罗又成为了黑珍珠号的船长,她又安静地站在甲板上或是哪里望着他。

不过他的运气是真不好,黑珍珠站在昏暗的角落里,看着船长和老特纳聊天,差点笑出来,却又笑不出来。杰克·斯帕罗用100年的自由换来了自己的13年,现在时间到了。这本该是悲伤的事,但是她却有点开心。

自己原来那么重要吗,在他心里。

后来的事就没有那么重要了,他们寻找心脏,却失败了。最后杰克和那个叫伊丽莎白的来了一个吻,结果被铐在了船上,独自面对海怪。

没有,她没有生伊丽莎白的气,真的没有。【微笑jpg.】

他们在世界的尽头,杰克一个人自言自语,而黑珍珠有时会拥抱住他。她第一次这么痛恨自己不是人,没法给予他一点温暖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那群人——就是那群想杀了杰克的——过来找他了。于是他们又一次扬帆起航,突破了生与死的界限。

好吧好吧,看着这两个都当过自己船长的人像小孩一样斗嘴还蛮有趣的,还有一个居心不良的威尔·特纳想用自己去救他父亲,一个伊丽莎白想让杰克保守秘密。哦,关系可真乱。

那个叫伊丽莎白的,杰克是我的!别碰他啊啊啊!【划掉】

然后他们干掉了戴维琼斯,顺带着让那个叫威尔·特纳的小伙子变成了飞行的荷兰人号的船长,和她一起干掉了进取号。当杰克握住那个小伙子的手刺破心脏时,黑珍珠是有一点点窃喜的。

飞行的荷兰人号有我好吗?有我快吗?杰克你不可能不要我!【划掉】

结果最后巴博萨还是开着黑珍珠跑了。

我能怎么办,我也很绝望啊。

我还被黑胡子抓走了。

fuck。(不要问我为什么会脏话,你和海盗呆久了也会)

在某一段时间里黑珍珠孤独的在船上晃荡着,唯一能陪她的只有那只猴子。她常常坐在甲板上发呆,回忆着以前的事情,和杰克的事情。

后来又是杰克救了她,虽然没有办法放她出来,但是他将她放在心旁边的位置。她很感动,只是感动而已!

然后又过了很久,黑珍珠听着杰克从意气风发到穷困潦倒,当他拿出那个罗盘时,她突然哭了出来。

对不起,在你最需要的时候,我不在。

当垂死海鸥号下海时,黑珍珠非常生气。

啊啊啊在你身边的又不是我!哎……

后来的事她也不太想说了,她被放了出来,然后他们——威尔家的小孩,女天文家,巴博萨和杰克——毁掉了三叉戟,干掉了萨拉查。

当杰克说出“这真让人恶心”时黑珍珠就站在他身边微笑,然后他们又一次扬帆起航。

end



黑珍珠也不知道自己对杰克是什么感情,应该是一种混杂着爱情,亲情的的奇妙感情。

反正这不重要,她一辈子都会陪着杰克航行。

评论(9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