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山之凌

【一个关于小心心的故事】无cp向

傻白甜加ooc

事先声明梗来自于为了@写文而修行 这位太太




在又一个冒险故事落下帷幕后,又到了收小心心的时候了。

杰克摸了一把萨拉查的反重力长发,顺带着敲了一下他的脸——还没碰到就被抓住了手,满脸嫌弃地说:“喂喂,你这模样,脸看起来一碰就碎,会有人喜欢你吗?

“彼此彼此,小麻雀,看看你这三年没洗澡的比我好到哪里去。况且你老了,下一次冒险你还能撑过去吗?”优雅地理了一下长发的萨拉查怼了回去。

杰克嘟囔了一句什么,随后说到:“伟大的杰克斯帕罗船长永远都有人喜欢!”“呵呵。”

“好了好了。”在整个故事中只露了个脸的伊丽莎白及时制止了这场战争,在她身边的是威尔和他们的儿子和儿媳,一家真可谓其乐融融。

啧,真刺眼——来自杰克船长充满怨念的内心。

“嘿,巴博萨……”杰克船长正打算找巴博萨聊会,没想到他正和卡琳娜嘘寒问暖。

我操我们那么多年交情你女儿一回来你就不要我了,靠——来自杰克船长充满怨念的内心x2

但是,虽然杰克嘴上说的那么坚定,但是他还是有小小的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——心虚。

因为就像所有的英雄都会老去——虽然他也算不上英雄,杰克斯帕罗也老了。

“要开始收小心心了哦。”就在这时,小天使飞了过来,所有人都站在自己的位置上,拿着一个袋子打算用来装小心心。

“唰”的一下,头顶上方开始掉小心心,一个个掉在地上。巴博萨的最多,也许因为刚领便当,他的小心心几乎堆成了小山;萨拉查的也不少,这让杰克有些好奇竟然会有人喜欢他的装扮;两个新人的也不少;伊丽莎白和威尔也有很多。所有人都很开心,除了杰克船长。

因为一个都没有掉下来。

杰克船长等啊等,可是一个都没掉下来。巴博萨和萨拉查嘲笑他已经老了,杰克船长也讽刺回去。到了最后,所有人都走了,杰克船长还是一个都没有。

“哎,我真的老了吗……”杰克坐在地上,失落地自言自语,“不,杰克船长是不会老的!他只需要他的罗盘,朗姆酒和黑珍珠就够了……”越说声音越小,到了最后几乎听不清了。

什么?哭?不,伟大的杰克斯帕罗船长是不会哭的!

当杰克准备回去时,又有一个小天使飞过来。

“对不起对不起,你的小心心太多了,一时理不过来,现在就可以了。”
“啊?”还没等杰克缓过神来,铺天盖地的小心心淹没了他,每一个上都写满了话。

“永远的船长”“船长我们爱你”“啊啊啊船长真帅”“黑珍珠号永远的船长”“永远的经典”

每一个都那样满含爱意,小小的心上写满了最美的祝福。

都跟你们说过了吗,我可是伟大的杰克斯帕罗船长!

后来,所有人都很好奇杰克为什么大笑着回来,不过那是杰克斯帕罗,没人能猜到他的心思,不是吗?

end

【杰克x黑珍珠】永远的船长

第一次见到他是很久之前了,那时黑珍珠第一次睁开眼,就看见了呆在甲板上一众海盗,和杰克船长。

他一身酒气,褐色的头发凌乱的散在肩上,衣服邋遢的和别的海盗没什么两样。他随意地坐着,手边放着一瓶朗姆酒,望着远处的海平线。但是他的眼睛那么亮,那么璀璨,就像装着星辰大海。

后来黑珍珠偶然听到了一个词语——从那些贵族小姐那儿——一见钟情。

就这样,黑珍珠看着他们烧杀掠抢,看着他们沉醉在妓女的怀抱——或是别的——中。时间久了,她就记下了每一个人的名字。但是那个人,杰克·斯帕罗,她常常呆望着他。

她看着他高举着剑笑着号令海盗们冲杀;拿出罗盘驶向它指的的方向;看着别人数钱时灌下一口朗姆酒;抱着不同的女人走向不同的方向……

不可否认的是,黑珍珠真的很在意他,而那种在意正在慢慢发酵。

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,杰克·斯帕罗手下的大副,巴博萨反叛了。

黑珍珠坐在船头上,望着那个男人越来越远的身影,她摸了摸眼角,

啊,好像哭了。

后来黑珍珠跟着巴博萨继续干海盗的勾当,却会时不时的想起杰克·斯帕罗,但每一次想起心都会很疼。她不知道为什么。

又过了一段时间,黑珍珠看着他们受到诅咒,只有一个人逃脱了。那群受到诅咒的海盗开始发了疯一般寻找特纳,再后来的事她记不太清了,但是那一幕她永不会忘记。

她又一次看到了杰克·斯帕罗。

那一刻黑珍珠笑了出来,可是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下来。

就这样杰克·斯帕罗又成为了黑珍珠号的船长,她又安静地站在甲板上或是哪里望着他。

不过他的运气是真不好,黑珍珠站在昏暗的角落里,看着船长和老特纳聊天,差点笑出来,却又笑不出来。杰克·斯帕罗用100年的自由换来了自己的13年,现在时间到了。这本该是悲伤的事,但是她却有点开心。

自己原来那么重要吗,在他心里。

后来的事就没有那么重要了,他们寻找心脏,却失败了。最后杰克和那个叫伊丽莎白的来了一个吻,结果被铐在了船上,独自面对海怪。

没有,她没有生伊丽莎白的气,真的没有。【微笑jpg.】

他们在世界的尽头,杰克一个人自言自语,而黑珍珠有时会拥抱住他。她第一次这么痛恨自己不是人,没法给予他一点温暖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那群人——就是那群想杀了杰克的——过来找他了。于是他们又一次扬帆起航,突破了生与死的界限。

好吧好吧,看着这两个都当过自己船长的人像小孩一样斗嘴还蛮有趣的,还有一个居心不良的威尔·特纳想用自己去救他父亲,一个伊丽莎白想让杰克保守秘密。哦,关系可真乱。

那个叫伊丽莎白的,杰克是我的!别碰他啊啊啊!【划掉】

然后他们干掉了戴维琼斯,顺带着让那个叫威尔·特纳的小伙子变成了飞行的荷兰人号的船长,和她一起干掉了进取号。当杰克握住那个小伙子的手刺破心脏时,黑珍珠是有一点点窃喜的。

飞行的荷兰人号有我好吗?有我快吗?杰克你不可能不要我!【划掉】

结果最后巴博萨还是开着黑珍珠跑了。

我能怎么办,我也很绝望啊。

我还被黑胡子抓走了。

fuck。(不要问我为什么会脏话,你和海盗呆久了也会)

在某一段时间里黑珍珠孤独的在船上晃荡着,唯一能陪她的只有那只猴子。她常常坐在甲板上发呆,回忆着以前的事情,和杰克的事情。

后来又是杰克救了她,虽然没有办法放她出来,但是他将她放在心旁边的位置。她很感动,只是感动而已!

然后又过了很久,黑珍珠听着杰克从意气风发到穷困潦倒,当他拿出那个罗盘时,她突然哭了出来。

对不起,在你最需要的时候,我不在。

当垂死海鸥号下海时,黑珍珠非常生气。

啊啊啊在你身边的又不是我!哎……

后来的事她也不太想说了,她被放了出来,然后他们——威尔家的小孩,女天文家,巴博萨和杰克——毁掉了三叉戟,干掉了萨拉查。

当杰克说出“这真让人恶心”时黑珍珠就站在他身边微笑,然后他们又一次扬帆起航。

end



黑珍珠也不知道自己对杰克是什么感情,应该是一种混杂着爱情,亲情的的奇妙感情。

反正这不重要,她一辈子都会陪着杰克航行。

【最好的归宿】巴博萨中心

巴博萨一直认为,财宝、航行是他生命中最——也许是——重要的事情,事实上他一直这么觉得。但是当他看到卡琳娜,他的女儿时,那些也许不再重要了。

他其实一开始留下那颗红宝石是为了让她过得好点,哪想到女儿的注意力在那本本子身上。导致于他认出卡琳娜后听到那一大堆话,有那么一点点的——就一点点的心虚。所以才会警告杰克别告诉她。

不过在坠下去的时候看见她的眼神和一层水雾,谁还管那天文学家还是海盗?

不管我是什么职业,我始终是个父亲,必须履行父亲的职责。巴博萨这么告诉自己,她的前半生自己缺席了,那么至少要保护她的后半生顺利。

说实话他从没想过他的葬礼能这么棒:他亲眼见证了神器三叉戟的碎裂,他的身下是翻涌的大海,震耳欲聋的海声是他的哀乐,参加葬礼的人是他的女儿,他的珍宝;还有威尔家的傻小子,像是他的女婿;还有杰克·斯帕罗,他的死对头、老对手以及——好吧,知己。顺带着他还干掉了海上屠夫萨拉查。

哦,这可真棒。



在坠下去的一刹那他想起了一句话:

海盗最好的归宿,就是大海。

止于兄弟【双叶】【虐】

双叶

血脉是彼此最坚固的的纽带,却也是最沉重的枷锁。

兄弟的称呼是是最亲昵的关系,却也是最分明的界限。

我们的关系是错上加错。

爱从不该衍生。

世俗的眼光早就说明了禁忌,我们却像飞蛾扑火,还妄想着从不该属于我们的温暖。

既然如此,那些不该有的心思早该被掐灭在摇篮,却在一点点的温暖中渐渐长大。

也是该停止妄想了。

从此,我们只是兄弟。

——混账哥哥……

——蠢弟弟。

止于兄弟。

ooc突破天际,小学生文笔……

叶修回来了。

嗯,是真的回来了。

可是叶秋却觉的他变了好多。很……莫名其妙。

例如他写着写着文案,叶修就站在他身后,用手环住他脖子,整个人靠在他身上,还往他脖子后面吹气。

有极少人知道,叶总的脖子很敏感。

很不幸,没脸没皮致力于撩弟的叶不修知道。

这个时候,叶秋都会被整个大红脸,嘟囔一句“混蛋哥哥你干什么呢”就把他往下推。

可叶修会在意吗?他就像八爪鱼,死死缠着他。还一边往他脖子后颈吹气。

叶秋身子一下就软了。

久而久之,叶秋也就不去理他了,从开始的面红耳赤到了现在的坐怀不乱。

叶秋对自己说,这不过是兄友弟恭罢了。

何况,自己还挺喜欢的不是吗。这点小心思傲娇的秋弟弟会说吗??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有一次,他写计划书写到很晚,叶修就硬生生把他拖走。

“混蛋哥哥你干什么!快放我下来!”

哦,忘了提一句,叶秋是被公主抱的。

简直羞耻啊……叶秋用手捂住脸,身体还不安分的扭来扭去。

“别动。”叶修的声音沙哑的可怕,叶秋的神情也明显一滞。随后便乖乖的不动了。

谁知道再动下去会发生什么。

然后叶修把叶秋放到床上后跑去了浴室,留下一脸懵逼的秋弟弟。

刚刚哥哥是硬了吗?!

what?

叶秋想到了一个恐怖的可能。

于是他准备验证一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等叶修冷静完叶秋已经睡着了。

他轻轻一笑,吻了吻叶秋的唇,“晚安,蠢弟弟。”末了,又加上一句“我爱你”。

“我也是。”突然传来一声闷闷的回应。

“你没睡?”

“当然没有啦,要不然我怎么会知道某人对我有想法呢?”叶秋一脸揶揄。

“你不也一样吗?”

“我……”叶秋没说完,就被叶修用唇堵住了嘴。

“既然都确认关系了,那就来补偿一下我的损失吧。”

“什么损失?”叶秋一脸懵逼。

“你刚刚还撩过我呢,忘了?没事,那就用身体来补偿吧。”

据说叶总第二天没来上班呢。